第九十八章 坐好了

果然。

    大孙子的一击彩虹屁奉上,朱棣当即便龙颜大悦,爽朗豪迈的笑声几乎是要传递到宫城外面去。

    朱高炽在一旁默默的羡慕着,想到他自己,就算是搜肠刮肚将整个人类史上有的夸人的句子都说完,也不见得能得到他爹一句夸奖,一道笑声。

    远处的宫人太监们,很喜欢看到这样的场景。毕竟,这个时候他们的性命是有基本保障的。

    祖孙三人漫步在宫中,不知不觉周围雄伟高大的宫殿变少,葱绿的灌木、绽放的花卉逐渐变多。大红的宫墙边,长廊凉亭隐约在灌木和低矮的林木之间。

    有宫女散布其中,小心的维护着这座天朝上国之中的一部分。

    尽管位于江南,但南京城的皇城之中没有大湖,大抵是因为南京城的水都被秦淮河与玄武湖夺走了。

    不过,宫中还是有活水流动,富有工匠精神的大明匠人们,在皇城之中营造出了一幅小桥流水般的景色。

    虽无流觞曲水,但也为宫中带来了些生气和清凉。

    朱棣率先走进一座建在水渠旁的凉亭中。

    皇帝天气渐热的时候,闲暇之时都会散步至此,亭中也时时准备着茶水糕点水果。

    亭中营造的很是新奇,有依栏而遭的长凳,地上也有拼合精细的通铺蒲团。

    朱棣随手拿起一枚通红的果子,放入嘴中挤压出果子里所有的汁水,然后带着一丝满足的咽进肚子里。

    太子爷看着老爹吃果子,不由的咽了咽口水,悄默声的揉了揉干瘪瘪的肚子。

    太子爷的身体很沉重,他觉得老成持重这个词就是为他专属打造的。所以太子爷此刻就要想坐下来,好好的歇一会儿。

    他的膝盖已经弯曲了好几次,太子爷金贵的屁股更是数度下压。

    只不过,老爷子没有坐下来,他可不敢自顾自的一屁股坐下去。

    朱棣哼哼一声,斜眼道:“想坐就坐,少弄些你那套父子君臣的道理。”

    朱高炽偷偷的翻翻白眼,老爹这话他可不敢当真,连连摇头:“站着好,站着好,不累,儿子不累……”

    朱棣接着哼哼,粗实带着厚茧的大手啪的一声,按在了老大的肩膀上:“让你坐,你就坐!朕的话,都敢不听了?”

    老爹的手并没有用力,但是朱高炽的双腿却已经轻轻的颤抖了起来。

    朱棣有点不耐烦了,手上一用力。

    噗通一声。

    朱高炽的屁股,就稳当当沉重的砸在了依栏而建的长凳上,不漏分毫缝隙的榫卯凉亭,都在发出轻微的咯吱声。

    不满的瞪了一眼低着头挪着屁股的老大,朱棣双手叉腰仰着头长出一口气,然后看行一旁的宝贝大孙子:“你也坐。”

    朱瞻基没有老父亲的谨慎,闻言嘿嘿一笑:“那孙儿就坐了?”

    说完,他也不管老爷子回应,一屁股坐在了通铺的蒲团上,甚至还伸手偷摸的抓了一把果子揣在袖子里,腮帮子后面同样是已经塞了一枚果子。

    朱棣依旧是叉腰站着,没有落座的意思,再次看了眼面前的两个人,方才开口:“说说,这次的事情,是你们两个躲在东宫里头折腾出来的,还是你小子自己憋着捣鼓出来的?”

    最后半句话,朱棣是对着朱瞻基说的。

    朱瞻基还没有开口回答,朱高炽已经是连连摇头,连带着稍稍的表达了些许的不满:“爹,这可不管我事,每日朝廷送来的折子就够儿臣看了。这件事,全都是这小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折腾的……”

    太子爷说这番话,并不是推卸责任,或是避祸。

    因为如今京察军队,五军都督府轮值内阁的事情已经定下来了。

    这便是国策!

    那就是有功于大明!

    既然是功劳,太子爷这般做不言自明。

    朱瞻基这时候才开口:“爷爷,孙儿可不是自己一个人想出来的……”

    朱棣来了兴趣,好奇问道:“这其中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朱瞻基看了眼老父亲:“孙儿常跟在您和父亲身边,对大明朝政早已耳闻目睹。爷爷您锐利革新,父亲柄囯政务,孙儿这都是跟着你们后面看得学得,思量整理了良久,方才敢提出来。”

    我绝对不会说,十年前我就是这样想的了!

    朱瞻基说完,默默的看了眼朱棣。

    朱棣轻笑一声,终于是从腰上松开一只手,悬空轻轻的点着自己的儿子和孙子,笑骂道:“一丘之貉!在朕面前,竟然敢做你捧我、我捧你的事情!”

    “咱们家是貉?”朱高炽嘀咕了一声,立马反应过来,恬着脸道:“您这可就冤枉儿子了,我是真的什么都没做……”

    “没做,你两刚刚在奉天殿里拉拉扯扯的?”朱棣又双手叉腰,瞪着眼:“当老子眼瞎?”

    朱高炽脑袋向后一缩,嘴巴紧紧的闭上。

    朱瞻基见状插话,搭救老父亲:“爷爷,其实孙儿是觉着,您也是想这样做,只不过碍于情面,才没有自己在朝廷提出来的……”

    “混账小子,你这是在揣测圣意!”朱棣瞪着大孙子:“你意思,是不是说你爷爷我脸皮薄,不好意思和朱勇他们说这些事情?你爷爷我什么时候,有不敢说的话了!”

    朱瞻基脖子一缩,同样是闭上了嘴。

    这父子二人皆是微微低着头,但对方都不约而同的在心中长叹一声。老爷子实在是怼功高深,且怼人不倦。

    朱棣似乎是有些乏了,对今天的事情做出最后的总结性报告:“说起来,你小子也算是误打误撞。朕这些年一直在想,若是朕没了,你们这些人还能不能震得住这些人。

    你小子说的没错,你爷爷我重情分,这些人都是跟着咱们家一路走来,就算他们有什么过错,你爷爷我也不愿意去动他们。

    可不动不行啊……

    如今你小子算是做了件正事了。京察往后要定下来,按期进行,无论文武。让他们进内阁,也不是件坏事,总能免得日后这大明朝堂只能听到文官们的声音。

    你小子算是为咱们大明立下一功了!

    不过你父子两朝会之上,行为不端,便功过相抵,不赏不罚了。

    滚吧!”

    朱瞻基撇撇嘴,反正他现在协办锦衣卫,这已经是最大的好处了。

    朱高炽解脱般的立马站起身:“爹你休息,多休息,咱们大明还得有您才行。儿子就不打扰您休息……儿子告退……”

    说着话,朱高炽就拉着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朱瞻基,连忙向着外面走。

    朱棣插着腰,沉着脸,不满的冷哼着。

    朕,这么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