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辰漫天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1章 时间没有童话

《星辰漫天》第1章时间没有童话在线阅读



    初夏的榕城,即便在时间跨过零点之后,城市也依旧没有停止它的躁动。

    高大的榕城塔,被那标志性的红色灯光点缀,塔顶那颗巨大的球体,也在夜晚发出幽幽的灯光。灯光穿透了城市的雾霾,穿过落地窗,照在了这间总统套房的地面上……的身影,也被灯光拉出长长的影子投在墙壁上。

    她紧紧抓着身下的床单,内心根本不能平静下来。

    或许,此刻她不想平静,经历了最初的主动和忐忑之后,脑子里的罪恶感早就被俞子铭那不知羞耻的行为给冲散。

    真是可笑,恐怕世上再也没有这么狗血的事情了。俞子铭和他的女秘书跑去龙霞山顶偷情,居然,居然还出了事故,然后两个人双双被送去医院……

    如果可以,她真是不想看见这一幕。结婚一年来,她见惯了他的各种绯闻,她都没有去找他质问。婆婆总说“男人都有个逢场作戏”,可是,公公和别的女人逢场作戏连儿子都二十多了,婆婆干嘛不说?绯闻就忍了,可是婆婆居然大晚上让她去医院照顾俞子铭?难道婆婆还以为这是什么光彩的事吗?她真是想问医生,为什么不直接给俞子铭和那女人来场手术让他们永远都不要分开了?

    她忘记了自己怎么从医院里出来的,忘记了自己怎么就来了这家酒店,怎么就躺在这张床上,和这个陌生的男人翻云覆雨。

    有人说,用出轨去报复出轨是最愚蠢的事!她这是报复吗?如果要报复,她就该直接让医生把俞子铭给废了,而不是在这里和一个陌生男人做出这种事!

    俞子铭,你这个混蛋,你混蛋!

    与其以后去给别的女人用过的、不知道几手货的俞子铭,不如找个看起来顺眼的人让自己舒服点,心里舒服,身体更舒服。

    不争气的大脑,没有给她足够的力量睁大眼睛看清楚身上的男人……在她的想象中,他的身材和相貌丝毫不会逊于广告牌上的男模特……

    林默笑了,她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他不喜欢说话,特别是在这种时候,可是,看着这个面庞稚嫩的女孩,他的心,却还是泛起了柔软。

    叶慕辰此生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竟然被一个毫无经验的女孩勾引了!她的生涩,却在他看来那么的有诱惑力,如同羽毛一般挠着他的心,压抑了多年的渴望,却在瞬间被她点燃。

    “你叫什么名字?”他俯首她的耳畔,啄上她的耳垂,哑声问道。

    “默默,我叫默默。”

    “默默?”他重复了句,薄唇轻啄着她的眉眼,“以后,不准哭了,记住了吗?”

    她轻咬唇角,闭着双眼点头。

    “乖女孩,乖默默!”这是她此番听到的最后一句话,之后,所有的意识便被他带走,随他一起漫步云端。

    城市的喧嚣,逐渐在大地迎接黎明的时候,从空气中淡去。

    他在浴室里,看着肩膀上那个清晰的牙印,不禁笑了。

    林默并不知道,自己今夜犯下了怎样的错误,却一次次在生死之间来回,将自己的生命交给他主宰。

    朝阳,终于穿透层层黑暗,准时来到了人间,而叶慕辰,即便是经历昨夜的放纵,也准时起床。

    他的手,轻轻拂过她的脸,注视着她,久久不忍离去。

    默默……

    床上的她,翻了个身,继续舒舒服服睡着。

    她嫁给了榕城青年才俊、地产大王俞子铭,尽管她没有婚礼,尽管这件婚事只有双方家人知道,尽管她是个在校大学生,可她的卡上每个月按时会有两万块入账,她住着昂贵的湖边别墅。

    灰姑娘暗恋王子十年,终有一天成为了王子的爱人,可是,世间没有童话,即便是童话,也不见得会有美好的结局。看着自己冷清清空荡荡的家,看着俞子铭和他的新欢们的身影占满了大大小小的媒体版面,她跟自己说要理解,毕竟到了他这个地位,绯闻和逢场作戏是难免的。可是,再怎么逢场作戏,这戏也未免做的太真了,影帝也做不到啊!

    俞子铭,我恨你,恨你。我爱你那么多年,你居然……

    她哭了,哭的很伤心,当眼泪涌出眼眶的时候,林默惊醒了。

    眼前陌生的一切,却让泪水瞬间止住。

    怎么回事?她为什么……

    全身的酸痛和淤青,将她梦里缺失的印象填补了回来,她竟然,竟然出轨了?

    这是什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吗?她林默怎么可以这么蠢,怎么可以这么轻浮?

    房间里干干净净,那个男人只留下了一张空白的支票以及一粒事后药,可是林默觉得自己脏极了。

    在浴室里冲洗了不知道多少遍,险些要找个木刷子来搓自己的身体了。

    两脚无力地踩在地毯上,整个身体再度跌倒在那张大床上。

    床头柜上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唱起歌来。

    她猛地睁开眼,难道是俞子铭吗?

    不会是他,他怎么会在意她有什么反应?昨晚他在医院可是那么的嚣张,根本没把她当回事!

    拿过手机,才看见是堂姐林嘉敏的号码。

    “姐,是你啊?”林默道,却根本没注意自己那浓重的鼻音。

    “默默,怎么了?你没事吧?”林嘉敏问道。

    林默这才意识到,赶忙清了下嗓子,道:“没事没事,可能着凉了。”

    她不想让姐姐担心,可是她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