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辰漫天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4章 她就是个出气筒

《星辰漫天》第4章她就是个出气筒在线阅读



    “俞总真有福气,太太这么年轻漂亮!”叶慕辰笑了下,说。

    俞子铭淡淡笑了一下,道:“四少才是最有福气的,俞某自愧不如!”

    林嘉敏看着两人,掩口而笑,道:“你们两个就别这么说了,再说下去,我和默默该走了!”

    林默却始终不开口,只是浅浅微笑着。叶慕辰努力让自己不去注意她,可是她的笑容根本不能让他移开视线。

    叶慕辰不想再往下想了,现在已经和她发生了那种事,接下来……

    听着林嘉敏在一旁和每个人交谈,叶慕辰偶尔微笑点点头。

    “嘉敏,你不是很爱吃这家店做的虾仁吗?尝尝现在味道怎么样?”俞子铭道。

    林嘉敏快速看了叶慕辰一眼,忙笑着说:“我最近不想吃海鲜,难得子铭你还记着。”

    俞子铭望着林嘉敏,淡淡笑了下。

    林嘉敏明白他眼中的意思,那是说“你的很多事我都记着”,可此时叶慕辰在自己身边,林嘉敏很害怕他会误会,不安地偷偷看他,却发现他好像根本没有听见刚刚俞子铭在说什么一样。

    “最近地产这块好像有些问题,俞总那边怎样?”叶慕辰突然问。

    “有问题的是小公司吧,子铭的公司那么大……”林嘉敏道。

    俞子铭放下叉子,拿起纸巾擦擦嘴巴,道:“我跟银行谈了,暂时还没有什么麻烦。”

    “赛莱湾那里,俞总又拍了一块地?”叶慕辰道。

    “我只不过是捡了一点面包渣,叶总在赛莱湾的盘那么大,我们这些人都比不了。”俞子铭道,他顿了顿,问,“我记得没错的话,叶总在那边的一块地,应该有三年了吧,怎么还不打算动工?”

    叶慕辰淡淡笑了,道:“我对地产这块不是很熟悉,我们什么时候好好谈一谈?我很想听听俞总的高见。”

    “叶总过谦了,谁都知道我们这些真正做房地产的赚的都是小钱,利润都被玩钱的人赚走了。”俞子铭笑道。

    “都一样不容易,只不过,现在房地产的利润空间越来越小,俞总没有别的打算?”叶慕辰道。

    “叶总有好财路?”俞子铭笑问。

    叶慕辰无声笑了,道:“只是有些想法,还不知道算不算是财路。”

    “你们男人啊,到一起就说赚钱啊什么的,大脑也该适当休息一下吧!”林嘉敏插话道,“默默是不是觉得有点闷了?”

    林默含笑望着他们三个,道:“我不太懂这些。”

    “你啊,是子铭把你保护的太好了,外面的什么都不知道了。”林嘉敏道。

    林默看了俞子铭一眼,有点不自然地笑了下,没有回答。

    叶慕辰注意到林默笑的时候,眼中似乎在可以隐藏着什么。

    林嘉敏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默默,你的毕业演出在哪天?快到了吧?到时候我去给你献花!”

    叶慕辰眉头微微一动,有些好奇地看向林默。

    林默见连叶慕辰都看着自己,有点不好意思,笑了下,道:“周六晚上,下午还要去学校去排练。”

    “周六啊,真是不巧,我周六早上和我爸妈要去绍兴给外婆过生日,可能赶不回来……”林嘉敏满脸失望,道。

    “没事的,只不过是毕业演出而已,姐姐你忙你的,不用管的!”林默忙说。

    林嘉敏顿了片刻,才对叶慕辰说:“默默虽然不是专业学舞蹈的,可是舞跳的很好,这次她毕业演出跳的是一个弗拉明戈舞,还是领舞呢!”说着,林嘉敏摸了下自己的腿,眼中不禁噙满泪水。

    看着林嘉敏难过,俞子铭的心里也说不出来的难受,可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林嘉敏,眼神不经意扫到林默的时候,便将怒火发泄在她的身上。

    “你又什么时候跑去跳舞了?一天到晚一点正经事都不做!”俞子铭道。

    林默也为姐姐难过,可她听到俞子铭这样说自己,心里更加不能忍受。

    昨晚他都因为那种事进了医院,现在居然还有脸在这里说她?如果姐姐不在,她可能就会说些什么来反驳,可是,当着伤心的林嘉敏,林默根本说不出一个字,只有低下头。

    叶慕辰轻轻拍拍林嘉敏的手背,道:“周六榕城大学那个图书馆就落成了,我要去剪彩,秦校长也邀请我去观看毕业生的晚会了,到时候我替你给林默送一束花。”

    林默惊呆了,抬头盯着他,他只是轻轻看了林默一眼。

    “谢谢你,慕辰!”林嘉敏扫去满面伤感,含羞道。

    这样娇羞的林嘉敏,是林默和俞子铭陌生的,林默知道那是林嘉敏面对着自己爱的人所有的正常表现,可俞子铭的心里,如刀割一般。

    午饭还在进行着,俞子铭接到一个电话离席了,林默想找机会和他约一下两人交谈的时间,便借口去洗手间了。

    林默一直追着俞子铭来到洗手间,看着门上那个标示,停住了脚步。

    “你在这里干什么?”俞子铭走出洗手间,见她站在门口,不禁有些讶异。

    “我有话和你说。”林默道。

    身边有人走过,林默却开不了口,俞子铭洗了手,抽出纸巾擦擦手,走到她身边,低头看着她,片刻之后,才说:“我的事,不需要你过问!”说罢,他又像昨晚一样若无其事地从她身边走过……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林默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问道。

    俞子铭停住脚步,鼻腔里发出“哼”的一声,转过身缓缓朝她走去,直到站在她面前。

    “你花着我的钱,住着我的房子,不能帮我好好照顾我家里人,却跑来管我的私事?林默,你还需要我再给你提醒一下我们的结婚协议吗?”俞子铭直视着她的双目,道。

    结婚协议?她……

    她的瞳孔收缩了,俞子铭知道她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双手插兜,眸子里透出冷冷的神色,道:“别以为俞太太就那么好当,不想回到林家被人嘲笑的话,就给我乖乖听话!”说完,他冷笑两声,转身离去。

    林默猛地向后一倒,后背重重地撞在大理石墙面上。

    他的每一个字,不停地在她的耳边回荡。

    她抬起头望着头顶那璀璨的吊灯发出的光芒,眼睛被刺痛流出了泪。

    这叫什么?自取其辱?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不知这样站了多久,一个温润的声音飘入她的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