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辰漫天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6章 真是好姐姐

《星辰漫天》第6章真是好姐姐在线阅读



    回到宿舍,没有一个人在,刚在床上躺了没一会儿,隔壁宿舍的同学就来敲门,约她一起去排练舞蹈。

    当boywithacoin的乐曲声在舞蹈室响起,年轻女孩们随着音乐翩翩起舞,指导老师合着节拍拍手,教室里立刻变成了一个美丽的世界。

    与此同时,市区的一个高档别墅区里,俞子铭的车停在了一幢别墅前面。

    “子铭哥,敏姐,你们可算是来了!贝贝根本不吃药啊!”给他们开门的一个年轻男子道。

    “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这样小孩子脾气?”林嘉敏道。

    窝在沙发里的一个女孩眨巴着眼睛看着林嘉敏,道:“敏姐,你别那么凶嘛!”

    “贝贝,你适可而止,生病了不吃药,还得一帮人求着你,照这么下去,谁敢娶你?”林嘉敏从开门的男子手里接过水杯子,递给沙发上窝着的女孩。

    女孩看林嘉敏那么凶的,却说:“你自己都抛下子铭哥要去嫁给叶家的人了,还管我嫁给谁?”

    林嘉敏脸一红,看向开门的那个男子。

    “好了,贝贝,赶紧走了,再说下去,小心挨揍!”男子拉着女孩起来,道。

    “你们干嘛去?”林嘉敏问道,“贝贝发烧……”

    “敏姐,那是我们骗你的!你就和子铭哥好好聊聊吧,我们先撤了!”男子笑着说。

    “小北,贝贝,你们……”林嘉敏眼睁睁地看着那两个人跑出去。

    偌大的客厅里,只有林嘉敏和俞子铭两个人。

    客厅里安静极了,静的好像连鱼缸里鱼儿吐泡泡的声音都听得见。

    俞子铭坐在沙发上,掏出一支烟抽着,烟雾在空气中形成一个圈,却又缓缓飘散。

    林嘉敏看着他,嘴角抽动了几下,自己推着轮椅到他面前,抬手拿过他手中的烟,放进烟灰缸里摁灭。

    “烟对身体不好,少抽点。”她说。

    俞子铭嘴角扯出一丝笑,道:“你现在还关心我身体?”

    林嘉敏别过脸,长久不语,俞子铭上半身陷进沙发里坐着,闭上眼。

    “你为什么要那样对默默?她是个好女孩,又爱你……”林嘉敏道。

    “她爱我,我就要爱她吗?”俞子铭盯着她,道,“如果爱可以这样等价交换,你是不是也该好好爱我?”

    “你我之间的事,和默默无关,你不能这样伤害她!”

    俞子铭冷笑了,道:“你真是个好姐姐!你明知道我爱的人是你,可还是支持林沫嫁给我,林嘉敏,你真好!”

    “子铭,我可以不计较你和小北他们串通起来骗我,现在,我也没什么话想和你说,以后,我也不会和你私下见面……”林嘉敏道。

    “怎么,你是怕叶慕辰知道我们的事?”俞子铭上半身前倾,注视着她,“你以为叶慕辰是白痴吗?他什么都知道,难道你还看不出来?”

    林嘉敏抓着轮椅扶手的双手,颤抖了起来。

    “不过,”俞子铭伸出手,轻轻抚摸着她那美丽的脸庞,视线一寸寸在她的脸上移动,“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在我身下叫的欢,还是在他的……”说着,他的手,开始解开她衣服的扣子。

    “子铭,你住手!”林嘉敏抓住他的手,道。

    “你忘了吗?当初我们在这幢房子里有多么快乐的日子。我可是记得很清楚,那一次,你身上只穿着我的衬衫,然后,我们在餐桌上……”他幽幽地说,瞳孔中已是那日的情形。

    共同的记忆,唤醒了林嘉敏的神经……

    虽然和叶慕辰要订婚了,可是,他连吻都没吻过她,唯一最亲密的举动就是嘴唇在她的额头碰一下,只是碰一下,连亲都不算,何谈更深入的亲近?

    “嘉敏,有我在,别怕!”他的气息,充斥在她耳边……林嘉敏的头皮都颤栗了起来。

    市区南郊,叶慕辰刚下车,手机就响了。

    他徐步走向前来迎接自己的两个年轻男子,接听了电话。

    “老板,他们去了一座别墅,我刚刚查了,那是俞总名下的房子。”电话里一个男声传进叶慕辰的耳朵。

    “就他们两个人吗?”叶慕辰面色平静,问道。

    “之前还有两个人,现在只有俞总和林小姐。”

    “嗯,我知道了。”叶慕辰说完,挂了电话。

    “四哥,不来试两圈?”姚继鸣走到叶慕辰身边,笑问。

    “四哥还是给我们做场外指导吧,四哥要是上马了,咱们谁都比不过。”秦宇飞叹道。

    叶慕辰轻笑,道:“你这是想激将?”

    “四哥不想试试?你可是好久没和我们赛马了。”秦宇飞道。

    “是啊,四哥你难得过来一趟,咱们先过去看马。”姚继鸣拉着叶慕辰就往赛马场走去。

    这是姚继鸣名下的一个赛马场,榕城赛马场有好几个,这里却是最为私密的一处。

    姚继鸣吹了个口哨,一匹健壮的黑色马儿就被人牵着走过了,马儿抬起前腿嘶鸣着。

    “是旗云?”叶慕辰走到马儿跟前,拽住缰绳,惊道,“你们怎么把旗云弄到了?”

    姚继鸣和秦宇飞跟着走过来,相视一笑,道:“四哥你看上的,兄弟们怎么着都要想办法给你弄回来啊!”

    叶慕辰的手摸着旗云的鬃毛,眼中满满的是喜爱,似乎他的心情丝毫没有受到刚刚那个电话的打扰。

    这匹名为旗云的汗血马,是去年在一个圈内的朋友那里见到的,据说是土库曼斯坦现有的汗血马中极其珍贵的一批之一,旗云家族的一位堂兄,几年前曾被土库曼斯坦当做国礼赠送来了国内。

    “旗云不是被孙家的带走了吗?”叶慕辰问。

    姚继鸣和秦宇飞看着叶慕辰欢喜的样子,道:“两个月前,孙家那边听到了一些风声,私底下把他们弄到的宝贝转手,旗云这才来了榕城的。”

    “你们两个花了多少钱?”叶慕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