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星辰漫天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7章 雨中的男人

《星辰漫天》第7章雨中的男人在线阅读



    “旗云是他们白送给你的,他们不是有笔钱在你手上吗,现在想转出去……”姚继鸣道,叶慕辰听着,转头盯着他。

    “四哥,我们也不想连累你,孙家那家伙求到你这里了……”秦宇飞忙说。

    叶慕辰松开缰绳。

    “四哥?”姚、秦二人叫道。

    “姓孙的,也不是什么好货,我们也是看着,看着你那么喜欢旗云……”姚继鸣解释道。

    叶慕辰良久不语,过了一会儿,跃上马背,驰骋而去。

    看着叶慕辰远去的身影,秦宇飞道:“咱们这事儿,没办砸吧?”

    “四哥那么喜欢旗云,肯定会有办法的。”姚继鸣道,说完,奔向自己的马儿,骑上去追着叶叶慕辰的背影。

    天气阴沉着,却没有雨落下来。

    叶慕辰一路骑着马儿奔驰,山谷中的风强劲地吹来,吹动着他的头发。

    终于,他停下来,弯下身摸着旗云的前额,旗云顺从晃动着脑袋。叶慕辰跳下马,牵着马儿,坐在山坡上,望向远处。

    耳畔,是呼啸而过的山风,远方,是被山风拂动摇摆的云杉林,旗云在一旁弯腰啃草。

    他想要的,是什么?

    顺手掏出那个挂着星月形手机链的小手机,微皱的眉舒展开来。

    然而,等他骑着马儿返回马场,老远就看见一个年轻男人在那儿等着。叶慕辰跃身下马,年轻男人便走了过来,抬手摸着旗云。

    “四少,这个小小的见面礼,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心意!”男人含笑问道。

    “让孙少忍痛割爱,我怎么好意思?”叶慕辰客气道。

    “你可一定得好意思,兄弟我这儿可是有真正救命的大事儿等着你帮忙呢!”孙少道。

    把马儿交给驯马师,叶慕辰和孙少、秦宇飞、姚继鸣等人走向vip休息室。

    “我最多帮你做到这个地步,如果你不满意,可以再找别人。”叶慕辰道。

    “四少,你这不是把兄弟往死路上逼吗?眼下除了你这儿,谁还能给我把钱弄出去?”孙少爷道,“把钱从你这边的公司转到你美国那边的公司,只不过是你公司内部资金流动,上面不至于连这个都能查到吧?”

    叶慕辰淡淡一笑,道:“你在我这里的钱,有多少人知道?一旦有一个人泄露出去,我可是会被反洗钱调查的。”

    “我绝对不会把你四少拖下水。四少在这行干,不是一天两天,遇上我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对不?好歹咱们朋友一场……”孙少爷道,“我知道你喜欢旗云,这不就直接送给四少了吗?”见叶慕辰不语,孙少爷想了想,凑近道:“我爷爷那里,有块极品田黄,老早从福建搞来的,一直没动过,四少要是喜欢,改日我拿来咱们玩一玩。”

    叶慕辰看了孙少爷一眼,从孙家如此迫切花精力来看,这笔钱对他们意义不同凡响。因为他好几年前就听说孙家有一块田黄裸石,价值连城。

    姚继鸣看着叶慕辰,叶慕辰不语,起身走出休息室。

    叶慕辰靠着玻璃墙站着,看向外面绿茫茫的世界,眉头紧锁。

    “孙家早就被盯上了,这会儿把钱转出去,麻烦肯定很多。”

    “四哥,要不,我们就想办法把姓孙的打发了?”秦宇飞走过来,问。

    叶慕辰望着远处,道:“送上门的生意哪有不做的道理?办法,我去想。”

    秦宇飞愣住了,不解地望着叶慕辰,望着他那张阴沉的脸。

    “要是真那么麻烦,不如就打发了他算了。四哥,你可别把自己搭进去。”

    叶慕辰转头看着秦宇飞,良久不语。

    “我和孙家有笔帐还要算,你跟小五子先拖住姓孙的,他说什么都不要给答复,只管接着就是,其他的,我来办。要是他需要我做什么,你们就让他直接找我。”叶慕辰道。

    秦宇飞盯着叶慕辰眼中的厉色,完全不明白。

    “等这件事完了,我跟你们说,眼下,你们给我稳住他就是。”叶慕辰道。

    从小到大,叶慕辰要是不说原因的事,秦宇飞这帮人就不会缠着问,只等着时机到了,叶慕辰来和他们说,而他们总是相信他的。

    叶慕辰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道:“我先走了,你们别办砸了。”

    夏天的雨,来的很快,可是不知怎的,下起来竟像是秋雨一样淅淅沥沥。林默注意到下雨的时候,雨水已经在窗玻璃上结成了水柱流下去。

    “好了,就先到这里,大家记住,从明天晚上开始,我们要在这里练习,大后天就是彩排了。”指导老师拍手,把女孩儿们召集到一起。

    林默靠着窗户站着喘气,听见老师这么说,也赶紧准备离开。

    “林默,你留下,继续练习。”老师道。

    伙伴们都陆续离开,老师走到林默身边,手搭在她的肩上,问:“你今天怎么了?动作都没有做到位。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昨晚那个男人的疯狂索取,让她全身的骨头都错了位,今天又根本没有时间好好休息……

    可是,林默又不能说,只好跟老师说“对不起,老师,我保证不会再出问题了”。老师拍拍她的肩,道:“咱们的节目好不容易被选上去,你是领舞,可不能出半点差错,明白吗?”

    林默点头。

    窗外的雨,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专注排练的林默,就根本不会注意到那个撑着伞站在窗外看着她的人。

    玻璃上的雨水,模糊了她的样子,他撑着伞站在那里,丝毫没有在意被风吹来的雨是怎样打湿了他的衣衫。

    不知到了何时,林默才停了下来,喘着气靠着镜子坐在地板上,流着汗水的脸贴着膝盖。

    门上传来敲门声,她以为是下一拨使用教室的人来了,便赶紧起身去开门。

    然而,当门缝的宽度逐渐增大的时候,她那疲惫的双目,猛地张大了。

    “您?您怎么……”她简直不敢相信,来敲门的人竟是叶慕辰!

    他没说话,从休闲西服的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在她眼前晃一晃,笑道:“你这丫头怎么这么糊涂?坐个车都能把手机弄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