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2章 时来运转?

李正家里距离徐家湾不远,就在县城北边的李家村。

    既然已经找到了马高王义两个嫌疑人,蒸熟的馒头不吃放在笼里面,所以李正此刻也无需着急。

    他现在腰包里有了钱,当杵作五年,今天居然挣到了一大笔钱,因此急于想回家去给老爹给点零花钱,让他老人家也高兴高兴,也让傻子弟弟欢喜欢喜。

    中午时分,李正带着姬明月来到他家门口,这才发现那里已经炸开了锅。

    乡正带着户县大大小小的官员和几十个差役,黑压压站满一院子。

    户县县令姬知古亲自带队,来请李正回县衙办案。

    姬知古亲自来请一个傻子杵作,本来已经很生气,来到李正家里,竟然没有看见李正,心里更加恼火不堪。

    姬知古虽然表面上很是恼火,但他心里却在盘算另外一件事情。

    京兆少尹姜明哲是白门高手确信无疑,姬知古肯定斗不过他。

    但是李正只是一个小小杵作,斗死他还不容易?

    这次王志案件事关他能不能当上州府刺史,所以他决定要绕开姜明哲,单独来斗李正。

    斗法李正这种白丁,需要技巧,说白了就是四个字:恩威并用!

    用这个屡试不爽的办法来对付一个小杵作,姬知古还是绰绰有余。

    此刻的县尉刘雄和法曹吴高,正围住李正老爹李福嘘寒问暖,他们两个的目的只有一个,赶紧让李福把李正这个混蛋交出来!

    户县大员来的时候,李福正在后院杀猪,他闻听户县大小官员全部来到他家中,他知道肯定是自己傻儿子惹祸了,于是手提杀猪刀冲到前院,只喊要宰了李正。

    法曹吴高明急忙让人拦住,上去解释一番,李福这才扔下杀猪刀,跪地拜服县令、法曹和县尉。

    姬知古知道李家很穷,所以特意抬来两只活羊,抓着十只公鸡,外加一百两银子。

    这些小恩小惠,足以让李正赶紧回县衙去。

    县尉刘雄这次有些损失惨重,张乡绅给他和法曹吴高明偷偷孝敬的一百两银子,用来整死王志,现在却全部挪用到了这里。

    刘雄撵走了李正,惹的京兆少尹姜明哲大怒,刘雄当燃不敢怠慢,这次不管补贴多少,急于想带李正回去。

    院子里面熙熙攘攘的,李正不知道发生了啥事,躲在门口不敢进去。

    他猜测这肯定是县尉刘雄和法曹吴高明来报复他,亲自来抄他家。

    李正偷眼一看老爹,只见老爹李福忙的手忙脚乱。

    李福一边给这些户县祖宗们烧水倒茶,一边忙不迭的解释道:

    “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没有一天让我消停过,这些天他一直住在你们户县衙门,也很少来看我,你们一来,我就知道他准没干好事!这个王八蛋是不是又闯祸了?他这次要是敢胡搞,我一定饶不了他!”

    姬知古担心李福隐藏李正,于是上前亲自解释说道:

    “不是,不是,这次是好事!我们京兆府姜大人案查到此,听说你们儿子很有文化很有出息,所以忒派我等前来请他回户县衙门面见姜大人,这是大好事,你无需担心,马上带他出来见我们即可。”

    李福毫无心眼,一听高兴的差点导出开水来烫了手,赶紧放下水壶,跪拜地上,半信半疑的对姬县令说道:

    “姬县令姬大人,您是不是在骗我?我儿子他是不是犯事了?要是犯事,我绝对饶不了他这个王八蛋!他还给我添的麻烦少吗?”

    姬知古微微一笑,说道:

    “好事就是好事,要不是好事,我怎么会给你们赏赐一百两银子呢?李福,你不要害怕,这次你儿子肯定是遇到了贵人,估计要连升三级,呵呵呵。”

    李福一听高兴的差点流鼻血,急忙吩咐傻儿子李善去找哥哥李正。

    李善还未出门,就大喊大叫起来:

    “老爸,哥哥他回来了,哥哥他回来了!”

    李福抬头一看,果然,自己的不争气的儿子李正,竟然堂而皇之的从门外进来,身后还跟着一个青秀的后生。

    李福不见李正还好,一看见李正,提起杀猪刀就想上前干掉这个王八蛋!

    自己怎么生下这样一个儿子?让老爸整天跟着他担惊受怕,这也太不孝了。

    姬知古急忙命人拦住李福,然后冲李正说道:

    “李正,你这人也特可笑,怎么干的好好的就不辞而别?难道是本县令亏待了你不成?今天京兆府姜大人特派我等来请你回县衙参与审案,你赶紧拾掇拾掇跟我回去吧。”

    李正一肚子怨气无处撒,而且自信自己已经找到了真凶,所以傲慢之气立刻上来,竟然说出了一句让所有人匪夷所思的话:

    “想要请我回去破案容易,除非您和姜大人负荆请罪,我才会回县衙替你们破案!”

    县尉刘雄闻听大怒,但是他不敢造次,他知道这个小子现在赶上好时运了,自己不敢过于得罪他。

    但是姬知古有的是办法,他一眼就看穿了李正的半斤八两,只是回头瞅瞅李福,然后说道:

    “今天来我们户县的是京兆府的姜大人,属于四品京官,李福,你儿子如果不想去见他,不出三天,呵呵呵,你们家可就能有大祸临头,明白吗?!”

    李福是个杀猪的,今天来了户县衙门这样多的人,已经让他惊吓过度。

    现在一听儿子不去,想要招惹京兆府的高官,麻痹的!这是想让我李福绝户封门的架势啊?

    李福脑虫上涌,立刻提起杀猪刀,几步蹦到李正面前,吼道:

    “你小子有能耐了是不是?人家京兆府大人来请你回去破案,这是我们家的光彩,你却要人家老爷给你负荆请罪,你他麻的是不是想害死我们全家!?”

    李正还想支吾,李福提着刀子上去就朝他脖子比划比划。

    姬明月立刻悄悄拔刀出鞘。

    面对如此暴躁的老爹,李正示意姬明月不要动手,急忙说道:

    “老爸,我去,我去还不行嘛!?”

    ……

    傍晚时分,李正被县尉等人带着,一起来到县衙。

    县衙里面特意为李正准备了一桌子丰盛的酒菜,法曹吴高明亲自把盏,为李正满上一盏美酒,上前说道:

    “小老弟,之前我们有多冒犯,还请小老弟您赎罪,大哥在这里给你赔不是了。”

    法曹态度大变,几乎和之前判若两人。

    李正赶紧起身,说道:

    “是我李正冒犯了您和县尉大人,应该打板子才对。”

    李正提及打板子,其实是在挖苦法曹吴高明。

    吴高明一听尴尬的有些脸红,忙喝下一杯酒掩饰,说道:

    “哪里,哪里,前几天不愉快的事情咱们就不要提了,都是我和县尉刘大人的错,高某人今天在这里给您敬酒一杯,还望李正老弟海涵。”

    法曹吴高明和县尉双双给一个杵作敬酒道歉,李正再怎么有意见,也不能说了,于是赶紧说道:

    “二位大人,我们之前全是为了公事相争,个人之间毫无恩怨,既然两位大人如此看得起我李正,我就喝了这杯酒,然后咱们和好如初,如何?”

    “好好好,”

    “好好好!”

    县尉刘雄和法曹齐声鼓掌说道:

    “哎呀,我们没有想到,李正你竟然是如此豪放的一位好兄弟,太大方了,我们把你彻底误解了,你人这样好,又精通刑罚和断案,是我们户县难得的人才,我和法曹大人也不能不有所表示,来人。”

    外面忽然进来一个差役,手里拿着一包沉甸甸的东西,递给县尉。

    县尉拿过东西,先打发走差役,然后来到李正面前,慎重其事的说道:

    “我那天心情不好,一时误会想要开除你,逼你离开了县衙,现在我真的无比的后悔,想要补偿你一下,这是三千两银子,希望你不要嫌少。”

    李正当即愕然,三千两银子?可是他十年的薪水啊!

    但是这两位户县顶头上司忽然给他银两,里面必有玄机,他李正可不敢上当,万一是他们下套害他,悔之何及?

    所以李正只能用手推开那一包银两,说道:

    “县尉大人,我李正无功劳无苦劳,绝对不敢领收你的恩赐。”

    法曹吴高明从县尉刘雄手里接过那一包沉甸甸的银两,硬生生塞进李正手中,说道:

    “李正,你就不要客气,我们今天去了你家,发现你们家里一贫如洗,我们作为你的上司,没有关心过你的家庭,深为羞愧,这是一点小意思,希望你可以补贴家用。”

    小意思?

    李正心里暗想,这三千两银子,在大唐就可以买下一百个家奴,还是小意思?

    看着法曹和县尉忽然之间对自己如此之好,李正心里立刻警觉起来,他没有接过银两,而是直接问道:

    “李正只想问问,二位大人到底想要李某人干啥?”

    县尉刘雄忽然哈哈一笑,说道:

    “李正,这银子你不收下也可,毕竟这里是县衙,不好拿钱,呵呵,不过请你放心,今晚我就派韩猛拿钱去你们家,交给你老爸,让他高兴高兴,哈哈哈,你觉得如何?”

    李正继续推辞,法曹吴高明忽然说道:

    “李正,你怎么如此固执?这是我和县尉大人的一片好心,你可千万不要误会,我们没有任何目的,你明白吗?”

    李正不想拿这两个人的钱,拿人钱财替人消灾,万一哪天他们翻脸,那事情就麻烦大了,自己还是不要招惹他们为好。

    李正坚拒不收,法曹吴高明忽然朝县尉使个眼色,县尉刘雄忽然变脸说道:

    “李正,你不要以为你有点办案能力就可以蔑视本县尉,实话告诉你,你老爸那个屠宰的生意,还是本官给他批准的,还有,你兄弟李善的口粮,也是本县尉批准的,这里面的道理你应该懂的吧?”

    法曹吴高明也立刻变脸,阴沉着脸,冷笑着说道:

    “李正,你是聪明人,我们刘县尉在户县那是响当当的人物,受到全县人的尊重,他给你钱,是看得起你,你可不要执拗,辜负县尉大人的栽培,到时候后悔可来不及。”

    这俩人软硬兼施,李正忽然懂的,他们两个这是想让自己配合他们做事。

    李正当即直截了当问道:

    “李正愚昧,不明白两位大人的意思?要是两位大人有啥事想让李某人相助,还请大人明言!”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刘县尉也不想再拐弯抹角,他直接敞开心扉说道:

    “李正,你是一个聪明人,聪明人不干糊涂事,我们户县出了张小翠案子,是好事,也是坏事,但是姬县令想要让坏事变成好事,只是,只是,”

    法曹吴高明接过话题,说道:

    “呵呵呵。只是这事情还需要李正兄弟的大力协助才可以办好。”

    李正故作惊讶,说道:

    “二位大人说话李某不明白哦,此事和我有啥关系?”

    刘雄看看法曹吴高明,吴高明点点头,刘雄才放心的说道:

    “只要你在此案中听我们的安排,判定王志是赵小翠案子和当年梅花杀手案的凶手,你就算给户县立下大功了,姬县令必然会重重奖你!”

    法曹吴高明跟进:

    “可以让你不参加乡试,直接进入户县县衙,当编制内的差役。”

    刘雄继续说道:

    “还有,姬县令已经发话,要是你配合我们,将王志案件做成铁案,呵呵呵,姬大人已经交代过我们两个,县衙可以奖励你一万两银子!”

    一万两银子!?

    李正这才明白,这是要他做伪证嘛。

    不过他们开出的条件确实很诱人。

    一万两银子,等于前世至少一百万元,我噻!自己有了这笔钱,不知道要少奋斗多少年。

    呵呵呵,李正未加思索,立刻点头说道:

    “好事好事,看来我李正时来运转了,这样好的事情,我岂能不答应?不就是做伪证嘛?对我一个法医生来说,太简单了,呵呵呵,我答应你们!”

    法曹吴高明喜形于色,但是有些不放心的问道:

    “李正,你真的答应我们玉成此事?”

    李正故作高兴的说道:

    “这还有假?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今天晚上不是要夜断王志案嘛?只要你们安排好,我完完全全可以做伪证。”

    刘县尉一听大喜过望,急忙朝外面喊了一声:

    “抬进来!”

    顷刻,一大箱子白花花的银两,就被两个差役抬进来摆放在了李正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