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凤凰之威

琴飘身于空中,一股股无形的波动以琴为中心全力展开,瞬间离琴最近的那几人便如同先前直升机那边,化作飞灰,随后又化作更小的粒子消失于众人眼前。

    接着是琴附近的花草水木,琴脚下的岩石山体,自然不用提山上或山脚下的人或者汽车。

    “快,快撤。”远处的直升机上的人疯狂的吼叫着,驾驶员也丝毫不顾坠机的风险,把操作杆一拉到底,急速攀升。

    可惜还是迟了,无形波动扫过,七八架直升机没有丝毫抵抗力也化作灰飞。

    仅仅10秒不到的时间,以琴为中心,直径约1公里范围的所有物体如同被橡皮擦擦过一样,从这个世间消失不见,只留下一个深不见底的圆形大坑。

    “快掉头,撤!撤!撤!”

    原本因为各种原因迟到的众人见到如此一幕,吓得面无人色,纷纷掉头离开,深怕一个来不及踏入那死亡半径之中。

    事实上,当琴被发现的时候,变种人事务部、国土安全局、五角大楼、神盾局等机构和消息灵通,有能量的人,都已经把目光投向这边。

    毕竟自从欧米伽级被定义出来之后,没有任何人见过火力全开的欧米伽级变种人到底是何种战力。但通过卫星等手段,见识到琴战力的他们都不约而同倒吸一口冷气。

    虽然不清楚琴到底发挥出了几成实力,但拥有分析智囊团的他们至少知道一点,把直径约1公里范围内的所有物体都摧毁和都化为虚无是有本质区别的。尤其是看着画面上深不可测的地底,一丝丝寒气从他们心底冒出。

    瞬间他们又想到另一位号称是欧米伽级变种人的徐诚,是否也有如此恐怖的战斗力。如果有的话,那么此刻被困在金门海峡底部的他是真的被困住了吗?

    只是他们还来不及动作,琴的双手向着那些正在公路上快速逃离的车辆一挥,从一条宽约50米,长达10公里的区域再次从地图上被抹除。

    琴抬头看向卫星所在处,那无情的目光,那抹冷漠的笑容成为画面上的最后一幕。

    各个机构得到消息,他们已经与卫星失去了联系。联想到此前那片被抹除的区域,众人不可抑止地在脑海中浮现出卫星化作飞灰,最终化为虚无的场景。

    瞬间,整个美国动了起来,美国真正的上层人士如同被打了鸡血一般动了起来,将以琴为中心10公里设置警戒线,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进入,以防有人再挑衅于琴。

    是的,是真正的上层人士。要知道现在那批仓皇而逃的,那群惶惶不可终日的所谓“上层”人士,在美国真正的统治者看来,只是用来巩固统治、收割韭菜的工具人们。

    像老摩根、老洛克菲勒这批经历过二战的老家伙们,根本没有参与,还禁止几个家族内的核心成员参与。

    那些因为金钱诱惑而飞蛾扑火的雇佣客们是上层人士的试金石,而这些所谓的上层人士,又何尝不是那些老家伙们的试金石呢。先下场的往往都只是一群抢骨头的狗而已,笑到最后的才是赢家。

    徐诚总以为他看得远,但他却不知道,这群活了七八十岁的老家伙们在战场商场上摸爬滚打几十年,最终站在世界金字塔顶点,除了不清楚宇宙的形式可能产生误判,又怎么可能比不过他呢。

    从徐诚开始谈判到收下好处布局奥斯本,再到徐诚插手总统刺杀案,组建变种人事务部……甚至徐诚与科克尔去购物、去参加酒会,徐诚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甚至每一个标点符号,都有一个团队的精英在分析。

    纽约圣殿如果不是因为魔法结界的原因,早就已经暴露了。甚至通过分析徐诚家里的垃圾,老家伙们都知晓他有一名能够空间瞬移的东国朋友。

    这也是为何他们这次没有人入场的原因,因为他们都知道徐诚是困不住,那么现在徐诚不见人影,毫无疑问是在钓鱼。

    而且他们相信大量分析得到的结论:徐诚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孩子,聪明但天真,最让他们放心的是徐诚是真心懒,真心宅而且没有权利欲望。

    但今天见到琴的力量后,他们有了另外一番解读,拥有如此的力量,确实可以将这世间一切视作一场游戏,有谁会眷恋一场游戏中国王权势呢。

    当然,他们还需要更多的数据来总结和调整自己家族和徐诚的关系。

    比如现在正把手上所有筹码都孤注一掷的拉雷斯·纳尔逊少将,比如徐诚出来后与琴的交流或战斗。

    当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才是老家伙们出场的时候。以他们的身家和地位,可以投资,但绝对不会投机。

    一门心思将自己所有能动用的力量调到纽堡市附近的纳尔逊少将完全不知道他已经成为了别人的棋子,更不知道他的行动已经被人安排得明明白白。

    “东西怎么还没有送来,什么,封锁线不让通过……”纳尔逊少将现在急得嘴角生疮,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各种不顺心。

    首先是丹药迟迟无法到位,比计划拖延了整整四个小时在抵达纽堡市。随即武器的设定程序又出了问题,精度无法保证,随行工程人员都无法维修。纳尔逊少将只能耐心地等待了2个多小时直升机才将专业技术人员请到现场,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检查才找到问题。

    纳尔逊看到手机新闻中的新闻,心中一颤,再也顾不了这么多了,下达命令后亲自驾驶一辆悍马向着那深坑区域行去。

    当众多火箭炮指向琴所在的深坑区域时,琴睁开眼睛,仿佛看到了30多公里外的纽堡市。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但琴感到了深深的恶意,比先前自己杀死的那些蝼蚁更加浓烈的恶意。

    琴更感受到一股强烈的企图心正迅速向着自己靠近,嘴角泛起一丝若有如无的笑容,自己只是想安安静静地融合记忆的,这群不知好歹的蝼蚁为何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搅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