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作战计划

阿尔萨斯将军把营地驻扎在了伊尔马拉河的北岸。

    很巧,他的选择就在安度因将军的扎营旧址上。

    挖设壕沟,安排拒马,搭建了望塔。

    一系列熟极而流的命令,有条不紊的发布出来。

    大军紧张却不混乱的执行着命令。

    阿尔萨斯顾不上休息,带着亲卫在营地里巡查了一圈。

    排除了几个微不可察的小隐患,顺便到火头军营地,视察了一下晚饭准备的情况。

    壮硕的阿尔萨斯将军甚至亲切的拍着正在切熟肉的胖厨子肩膀,开玩笑的问他有没有偷偷摸摸的吃肉。

    将军心情好的时候,非常喜欢与属下打成一片。

    身高1米7,腰围大概也有1米7的胖厨子诚惶诚恐的拼命摇头。

    阿尔萨斯大笑起来,又在他肩膀上重重拍了一下,凑近他的耳边低声道,

    “下次我建议你一边切肉一边偷偷吃几口,偷吃的肉总是特别的香。”

    魁梧的将军声音压的更低,“真的,我试过。”

    胖厨子傻傻的点头,“将军,有机会我一定试一试。”

    平易近人的将军,拈起一片煮的熟透的羚羊肉扔进嘴里,用力咀嚼了几口吞下,对着胖厨子挤了挤眼睛,

    “真的很香!”

    望着阿尔萨斯离开的背影,胖厨子抓起一片羚羊肉放进嘴里,细细咀嚼,忍不住点头,

    “是更香的味道!”

    阿尔萨斯带着亲卫来到营地后方的魔法师团驻地。

    几名矮人工匠正在营地中央的大车上,忙碌的组装着。

    马车边站着两个矮小的身影。

    一个娇小玲珑,一个矮小粗壮。

    “穆拉丁大师,安薇娜小姐,晚上好!”

    矮胖的穆拉丁走过来,给了阿尔萨斯将军一个拥抱,

    “将军,诺甘农圆盘马上就能组装完毕了。”

    “大师,这太好了,如果这次能顺利攻占卡拉赞山口,您和您麾下的矮人工匠功不可没。”

    穆拉丁看了一眼身边带着封魔环的娇小精灵女魔导士,摇了摇头,

    “不,亲爱的将军,这次能够顺利完成诺甘农圆盘的组装工作,安薇娜提歌魔导士的功劳是最大的!”

    阿尔萨斯夸张的张开双臂,“美丽的安薇娜小姐,这次真是多谢你了!”

    披着青色连帽斗篷,长着一对尖俏耳朵的女精灵魔导士后退了两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不用谢,我只希望将军大人能够遵守承诺,不再扣押我的父母作为人质!”

    阿尔萨斯将军双臂僵持在半空中,他尴尬的笑了起来,

    “安薇娜小姐,你的父母一直在塔伦米尔小镇幸福的生活着,以前没有人去打扰他们,以后也绝不会有,我保证!”

    安薇娜脸上露出精灵特有的高傲,“希望如此!”

    看到两个人之间气氛越来越僵持,穆拉丁大师赶忙岔开话题,

    “将军,安度因洛萨上次被比蒙兽人偷袭了营地,你们晚上也要小心。”

    阿尔萨斯:“大师,我现在巴不得比蒙兽人过来偷袭我的营地,那样,他们就会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勇士。”

    卡拉赞山谷。

    巨大的钟乳石洞会议室里,几位部队的主官也在讨论偷袭的可行性。

    作为战斗大队的前任队长,罗本和邓伦被老板特批了参加会议。

    毛象人和牛头人强烈建议,趁着夜色偷袭一次圣族人的营地,打他们一个立足未稳。

    白白胖胖的蜂后斯嘉丽嗤之以鼻,

    “两位,用你们那脑容量不比蚂蚁大的脑子想一想,经过老板上次的偷袭,圣族人会没有防备吗?”

    罗本脖子一梗:“有防备又能怎么样?”

    “不怎么样,只是你会发现,自己很有可能变成一只刺猬,或者是箭猪!”

    两个人在会议桌上针锋相对的吵了起来。

    康格里夫长老用力敲了敲桌子:“肃静,肃静,这是战前会议,不是篝火晚会,要吵架出去吵!”

    罗本和斯嘉丽停止了争吵,气鼓鼓的瞪着对方。

    匆忙赶回来的潘达独立营主官巴斯瓮声瓮气的道:

    “要我说,压根儿就不需要什么战术,我带着独立营一个冲锋,保管杀这些圣族人一个屁滚尿流。”

    经过上次战役的轻松胜利,追随者们对于敌人的态度都有些轻视。

    这种情绪在潘达武士和短吻鳄战士中间尤其突出。

    用老板的话说,他们这是有点儿飘了。

    岳舸坐在主位上,默默的盘算了一遍自己的计划。

    卡拉赞的力量还太薄弱,承受不起损失,他要尽量把部队的伤亡降到最低。

    没有伤亡是不可能。

    下面的几位军事主官争论声又大了起来。

    岳舸低声把一些细节又和康格里夫长老推敲了一下,突然提高声音道,

    “全体都有,我命令~~”

    会议室里的争吵声戛然而止,所有的军事主官“咔”的一个立正,静等着老板的指示。

    岳舸环视了一下这些铁杆班底,“下面我宣布一下这次的作战计划。”

    “艾力根特短吻鳄战士,每人配发10把廓尔克飞刀,两颗魔法炸弹,趁夜晚潜伏在伊尔马拉河水中,没有我的命令,任何情况下不允许参加战斗。”

    独立营副营长皮尔卡丹,从第一个被老板点名的兴奋,到疑惑,到失望。

    他闷闷不乐的答应了一声。

    身旁的巴斯用胳膊肘拐了他一下,“水蜥蜴,这次你们就看着劳资大杀四方吧。”

    皮尔卡丹愤怒的哼了一声。

    岳舸扫了一眼得意洋洋的巴斯,“潘达独立营,这次作为预备队,留守待命。”

    巴斯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黑白相间的大脸上写满了沮丧。

    皮尔卡丹幸灾乐祸的看了他一眼,“能猫,劳资好歹还捞到一个潜伏的命令。”

    看着巴斯失落的模样,他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老板说的没错,好心情都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的。

    岳舸继续发布命令,“布朗尼队长,斯嘉丽队长,这次我将重点检验两个大队的战斗力。”

    原本以为这次又没戏了的两位队长,瞬间兴奋了起来,

    “老板,我们的大刀早已经饥渴难耐了。”

    岳舸点头:“我会命令空军协同作战,希望你们不要叫我失望。毕竟,我们不能只是凭借熊猫武士和鳄鱼人包打天下。”